凤飞飞的讣闻

追忆凤飞飞时代:最本土的台湾味道

潇湘雨    2017年01月03日    512次点击
     


凤飞飞对于死亡的态度,令人感动:查出肺癌晚期,影响到嗓子,因此取消演唱会,然后一言不发;重病时仍然在病床上给朋友和歌迷写贺年卡;因为病危时恰逢春节前,叮嘱消息要等丧事全部办完才发布,不要让大众徒添不快。



这和其人留给大众的印象完全一致:歌声中是款款深情,穿戴永远清爽干净,待人接物大方得体。是黄霑、倪匡等人口中那种梦寐以求的“台湾女人”,80年代末,凤飞飞真的彻底退休做了“香港媳妇”。多年后凤飞飞开出道35周年演唱会,说:“我12岁时,参加歌唱比赛,那时候觉得赢了就攀登上了歌唱事业的高峰。现在这么多年过去,我觉得自己仍然在山脚。”唱唱笑笑一辈子,最后留下来的,仍然温柔缱绻。


帽子歌后 宝岛至尊

凤飞飞在内地最广为流传的歌是《追梦人》,“让青春吹动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伴随着台湾电视剧《雪山飞狐》中女主角楚楚可怜的眼神成为很多人青春的记忆。事实上,灌录这首歌时,凤飞飞已经基本退休,罗大佑几经思索,找来凤飞飞灌录。她唱出了这首歌的内在,“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这首歌还有粤语版《天若有情》,“青春请你归来,再伴我一会”。



现在斯人已去,震惊台湾。凤飞飞在台湾本土是攀至巅峰的天后,70年代一度是凤飞飞和甄妮旗鼓相当争锋的时代,后来邓丽君在日本、香港都成为超级偶像,再回来台湾来,本土天后还是凤飞飞。70年代百花盛开:罗大佑还在做医生,但已经开始蠢蠢欲动在音乐圈内混;台湾大学生齐豫一身波西米亚唱《橄榄树》,不要问我从哪里来,李泰祥民谣风风靡一时;蔡琴参加歌唱比赛获奖,戴着大眼镜貌不惊人,但歌声动听;欧阳菲菲在日本连占全日本排行榜第一名八周,创下惊人纪录;崔苔菁唱遍歌厅,崔姬艳丽风姿倾倒众人……


要到1980年,滚石唱片公司才正式成立,台湾乐坛才宣告进入全面成熟的时代,70年代,是本土小调在本土遍地飘香的好时光。1971年,早已奋斗多年的凤飞飞,终于有机会出了自己的第一张单曲《初见一日》,把自己的名字从本来的“林茜”改为“凤飞飞”,这个似武林中人的名字,伴她走上辉煌星途。70年代,中视、华视、台视三足鼎立的地位已经初步确立,歌坛大受电视的影响。凤飞飞能够凤舞九天,和她唱了大量的琼瑶歌曲有关,当时琼瑶歌曲风潮,无论是电影还是电视剧都大行其道,直到今天,凤飞飞延长的《我是一片云》等仍然是经典。凤飞飞的声音既不似蔡琴那么深沉,又不似邓丽君那么甜美,柔美中又有丝沉着,影响了众多后辈,诸如黄韵玲。


大家只知道邓丽君一张圆脸蕴含的无限柔情蜜意,其实70年代台湾女生最爱模仿的是凤飞飞。她因为节约置装费还带鸭舌帽上节目,反而大受欢迎,自此便带着帽子出现在各种场合,而看凤飞飞表演的一大乐趣就是看她用各式各样的帽子搭配西装西裤。


和凤飞飞旗鼓相当的,到后来大家只记得邓丽君。在台湾对外的文化输出中,邓丽君是不可磨灭的一个名字,但是在本土,凤飞飞和邓丽君真要比较起来,凤飞飞是占据上风的。邓丽君1982年曾经作为颁奖嘉宾来颁年度女歌手奖,她比获奖者还要激动,得主凤飞飞上台便说:“很开心我们俩可以同台。”和凤飞飞双凤争锋了很多年的是甄妮,70年代,娃娃脸但铁嗓钢喉的甄妮,嫁了香港武打男星、张彻爱徒傅声之后,去香港发展,所以后来人反而更能记住甄妮在香港的表演,总拿她当香港歌手。


到了80年代,滚石唱片公司正式成立,这也是台湾第一家本土唱片公司,一大批留洋归来、知识分子出身的音乐人纷纷冒头,罗大佑开始感慨他的鹿港小镇,潘越云、陈淑桦、张艾嘉们开始有了都会女性的模样。台湾流行乐坛走向了更为百花盛开的年代,而且有了社会思考意义,这才是滚石时代的歌曲能够流传多年的原因。凤飞飞还是那个凤飞飞,只是她已经几乎不再演唱琼瑶歌曲,《爱你在心口难开》、《好好爱我》、《你家大门》等外语歌曲翻唱成为她这一时期的作品,但是脱不掉的是台湾的本土意味,这时候,大家的评论是,凤飞飞对于台湾本土味道的坚持已经到了感人的地步。


在台湾歌坛走向全面成熟之前,凤飞飞是歌后,在兵家纷争的年代,凤飞飞已成至尊。在这个连滚石都凋零了的时代,凤飞飞更不可复制。


唱过歌厅夜总会最知道掌声可贵

现在的听众忍不住要感慨:为什么过去的歌手们都唱得那么好?凤飞飞哭着唱《掌声响起》,还是唱得好。在70年代走红之前,凤飞飞已经唱了很多年。凤飞飞10余岁便出道,这一点和邓丽君如出一辙,在等到出唱片的机会前,凤飞飞几乎是在歌厅、夜总会的走场中长大的。在台湾还没有小巨蛋,香港还没有红馆之前,歌厅、夜总会是歌手们成长的沃土。



有人跟刚刚成立滚石唱片公司的段氏兄弟说,高雄有个登台唱歌的女孩子叫潘越云,唱得很好,可以找过来试试看。潘越云就此没有再回高雄。听功成名就的歌星们说起当年登台时的事情,是综艺节目和访谈中最有趣的部分。当年他们在台上声嘶力竭,台下的观众却只知道吃饭、喝酒、吸烟,多年后他们站在万人场馆上听到掌声雷动。歌厅、夜总会走过来的歌手们,吃过苦,也练下了扎实的唱功和心理素质。


当年牵着年幼的凤飞飞、邓丽君们登台的,是她们各自的星妈,当时台湾星妈很有名,成为这些含苞待放的小花们身边的“护花使者”。星妈们伴随着小歌女们,从年少无知走向金光灿烂的巨星之路。陪着她们唱台湾,唱去香港,唱东南亚,越唱越远。当时凤飞飞的妈妈是出名的精明能干,不仅能够帮凤飞飞打理好唱歌时会面对的各类事情,而且很会为她争取利益,可以说,凤飞飞妈妈在她的歌唱事业上,立下了汗马功劳。


邓丽君后来成为香港红馆打开大门开演唱会之后,第一位开唱的女歌手,第一位男歌手则是本土天王许冠杰。这时候年轻的邓丽君已经非常老练,她从豆蔻年华便站在舞台上,在成为唱片界当红歌手前,已经唱过了漫漫长路。


台湾歌星在70年代是主流,即便是本土保护意识极强的香港,在当时最受欢迎的是台湾歌星。夜总会时代,在香港最轰动的是姚苏蓉,唱国语老歌,当时人送外号“泪盈歌后”。


香港夜总会的广告招贴画上,最醒目的名字是“青山、邓丽君”等。当时年幼的梅艳芳咿咿呀呀的学着国语歌,填塞着台湾歌星亮相前的非黄金时间段,百变天后当时恶狠狠的跟夜总会老板说“你日后不要让我红”。粤语歌的原创力量,要到70年代末才开始全面崛起,伴随着80年代电视剧主题曲的走红,粤语歌这才成为香港乐坛的主流。至于香港歌星攻陷台湾和内西市场,则要等到“谭梅张”和“四大天王”的时期了。


去歌厅、夜总会登台很赚钱,红歌星们唱一家夜总会,可以挣普通人一月薪资都不止,而夜总会红火的时代,红歌星们忙不迭的登台,一个晚上可以串数个场子。看起来风光无限,但走夜总会其实是很辛苦的,而且夜总会的环境也普遍不太好,因为本来并不是专门用来做演出的。像“帽子歌后”凤飞飞,就有过帽子太高,被舞台顶挂住的经历。而以台风变幻莫测著称的“崔姬”崔苔菁,更是在做舞台表演时,被众伴舞抛至半空,撞到了天花板。


多年后,他们站在最好的舞台上,说起当年是一派玩笑的口吻,但是个中辛酸,只有他们自己最清楚。夜总会时代结束后,歌手普遍靠灌录唱片诞生,走红变得更为容易,歌手在很多时候,更接近明星,因此,难免地,也更为脆弱。


来源:搜狐娱乐